香港曾道二肖中特|什么是二肖中特
首頁 時政動態 關注民生 攝影愛好 法制時空 社會資訊 科技資訊 體育快訊 美食天下 醫療健康 政策法規
設為首頁
文化傳真
“匠人匠星”文旅融合創意大賽落幕
5G浪潮下,文化+科技格局重建
青秀山讀書文化節亮點搶先看
平利學生茶藝展演獲國內外茶專家點贊
中瑞共同開啟文化旅游合作
遼文化研究
12場精彩清文化演出等您來!
促進文化浸潤、建設書香界首
中歐文化交流大會在甬隆重舉行
傳統中悟匠心 市中學紫砂中心啟用
為百姓打造 特色文化盛宴
攝影愛好
南京藝術學院“荒木經惟·花幽”展覽
手機拍照功能該有的素質
五月,風光攝影的好時機不得不知
掌握這幾種關系,就能拍出好照片
“尋憶杭州” 攝影作品征集活動啟動
您當前的位置:主頁 > 攝影愛好 > 文章
南京藝術學院“荒木經惟·花幽”展覽
發布時間:2019-04-27 10:39  來源:未知  編輯:巴林左旗新聞網  
南京藝術學院“荒木經惟·花幽”展覽






       荒木經惟·花幽

  地點:南京藝術學院美術館四號展廳

  展期:2019年4月12日-5月12日

  票價:免費

  點評:抱有很大的期待觀賞迄今為止規模最大的荒木經惟“花”主題攝影展,卻在展廳中感到距離荒木攝影作品如此之近,然而距離攝影師的人生又如此之遠。在被貼上各種標簽的500多幅作品中,攝影師到底講述了怎樣的人生與心境?展覽并沒有向觀眾交代。推薦先讀《荒木經惟——寫真的話》,然后慢慢翻開更多的書和畫冊,答案會自現。但一次看到這么多作品,并且免費,知足了。

  評星:三星

  花總是被注入種種情感。2018年秋,在上海ART021上,我從日本女性攝影家蜷川實花小姐手中接過簽名攝影集《美麗的日子》,一張張像是被陽光吻過的花,拍攝于蜷川父親病逝前,她為照片寫下當時的心緒:“晨起,天空是藍色的,藍得讓人難以置信……從車窗望出去的天空,太漂亮了,讓人心生畏懼,這究竟是什么呢?車開到四谷附近時,我的電話鈴響了,通知我父親已經去世了……說起來,我們誰都會死亡。生命恰恰是如此銜接而成的,所以,今天仍然健在。”在一個飄著花香的秋日下午翻看影集,感動又感慨。

  聽說,南京藝術學院美術館辦的“荒木經惟·花幽”展覽是迄今全球最大規模的荒木“花”攝影展,便大為期待。一本《荒木經惟——寫真的話》告訴我,從小在墓園“凈閑寺”里玩耍的荒木,早已把“生與死”的意識融入照片里。蜷川在父親病逝前拍攝天空與鮮花的心情,到荒木這里,驚人地相似:1990年,荒木在妻子陽子去世前,帶著一束花趕往醫院,幾個小時后,陽子走了,方才含苞待放的花兒卻“嫣然綻放”,由此拉開了荒木對“花”主題的拍攝,黑白、彩色照片反復交錯,一如人生。

  展出的500多張照片,黑白照的數量僅約十幾張。至少在我看來,這對荒木攝影美學的表達是“失衡”的,策展人所謂“黑白照片數量太多,沒有來得及整理好”聽起來過于牽強了。荒木的“花花世界”涵蓋了1990年以來近30年的拍攝,以“花人生”、“花曲”、“千禧之花”、“花與JAMORINSKY”、“色情花”、“花小說”、“花靈”、“POLART”這樣歸類,或許便于策展,但是在展覽開幕時,作品邊沒有任何文字說明,又有多少人能真正讀懂快門按下時的心情與故事呢?攝影師所謂“攝影即人生,攝影即生活”從何談起呢?站在展廳的一刻,拋開讀過的書和資料,我只感到,距離荒木攝影作品如此之近,然而距離攝影師的人生又如此之遠。

  2018年,因為模特KaoRi的發聲,荒木身陷“#MeToo運動”與“勞動剝削”丑聞,對此他似乎始終未公開回應。與荒木合作多年的日本策展人表示,只有身在近旁的人才更看得清真相,在KaoRi發表公開言論前,她與荒木已經解除了合作關系。





  離開展覽前,兩個女孩兒正在三張照片前布置鮮花臺,這場景不能不讓人聯想到“花祭”,祭奠逝去的陽子,祭奠因身體衰弱和種種原因難再拍攝的人體藝術,也獻給荒木在“平成年代”最后一次展覽。(文/丸子)

  西班牙光影大師索羅拉作品展

  地點:英國國家美術館

  展期:2019年3月18日 —2019年7月7日

  票價:免費

  點評:毫無疑問,索羅拉熱愛光線,以及光線在各種表面上的運動形式。但是在這之下,還有其他什么東西嗎?

  評星:三星

  在華金·索羅拉(Joaquín Sorolla y Bastida,1863-1923)所屬的時代里,他非常受歡迎,以至于紐約人在大雪中排隊觀看他那又大又華麗的畫作。而在當今,如果不是“西班牙光影大師”這一名號下尚存的獨特聲譽的話,索羅拉幾乎將會被遺忘。

  陽光是索羅拉永恒的主題:光線穿透波浪、船帆和面紗;光線在草坪上起舞,點燃花朵,照耀瓦倫西亞金色的海灘;光線反射在池塘中,搖曳在索羅拉富麗的花園里,躍動在非凡的阿爾罕布拉宮的噴泉上……站在這些涂滿顏料的巨大畫布前,你幾乎不可能忽視它們的吸引力,忽視畫作明確而舒適的趣味取向,和陽光本身那不可消減的美。從各方面來說,索羅拉都是一個運用陽光的畫家。

  索羅拉試過不這么做。在英國國家美術館,人們決心要看到他作品中另一些黑暗的主題。在1894年的畫作《他們仍然說魚是昂貴的!(And They Still Say Fish Is Expensive!)》中,一名年輕的漁夫身受重傷,躺在當天的漁獲物中;一群殘疾的男孩被帶到海邊旅行,幾乎完全沉浸在感傷之下(《Sad Inheritance》 1899)……




  但索羅拉終究不是為悲傷而生。不一會兒,他就又變回來了:波動的光線掠過淺灘,幾個全身赤裸的男孩,濕漉漉地發著光;或者,他讓光線穿過柵欄,落在正由六個女孩修補的皺巴巴的船帆上,為我們獻上一場復雜的繪畫表演。甚至在描繪葡萄干包裝工廠內的場景時,也完全偏離社會關注的主題。人只在黑暗中擠作一團,畫面突出的是一束明亮的黃色光線,索羅拉讓它橫斜著貫穿了整個畫面。

  索羅拉兩歲時成為孤兒,從小便具有繪畫天賦。在很小的時候,索羅拉給一位攝影師當燈光助理,因此索羅拉的許多畫作都具有快照一般的感光和構圖。索羅拉是是印象主義繪畫在西班牙的杰出代表,繪畫以速度快而聞名,尤其是因為他經常在戶外工作。但每幅畫都有著看上去老練的氣質。

  但是,在《衛報》評論家看來,索羅拉作為一名學生的勤奮,也表現在對其他藝術家瀕臨剽竊的“致敬”中。他的一幅西班牙女人的肖像看起來和勞倫斯·阿爾瑪-塔德馬的繪畫類似。另一幅藝術史學家的肖像,像極了約翰·辛格·薩金特為亨利·詹姆斯所作畫像。最糟糕的是他對戈雅和委拉斯奎茲的拙劣模仿,索羅拉還對《洛克比維納斯》中的粉色作了“升級”——他遠道而來約克郡觀看原作——而委拉斯奎茲的那幅畫本身看上去就已經尷尬得像化妝油彩了。

  這些情況在本次展覽中得到了坦誠的承認,策展人也沒有試圖夸大索羅拉的天賦。他們自己也暗示了這樣一個逸聞:德加在全神貫注地盯著這位西班牙畫家的每一幅作品后,預料到了索羅拉的多產,“便一言不發地離開了”。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1512006001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:0507213 備案號:蒙ICP備09003619號-3 內蒙古新聞網站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或鏡像 刪稿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版權所有
香港曾道二肖中特 配资炒股使用什么方法 汇盈盘配资 上海期货配资利息 股票融资费用ˉ杨方配资开户 中国期货配资公司 上海股票期货配资公司 大额配资 盈策配资 卓信宝配资 易操盘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