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曾道二肖中特|什么是二肖中特
首頁 時政動態 關注民生 攝影愛好 法制時空 社會資訊 科技資訊 體育快訊 美食天下 醫療健康 政策法規
設為首頁
文化傳真
拒絕新型肺炎,你必須懂得的“口罩文化
鼎龍集團邀你參加這場年味滿滿的粵西非
各地文化和旅游系統積極部署新型冠狀病
到此一游|巴西狂歡節進入倒計時,花車
東營多家文化單位發布暫停開放及演出調
遼文化研究
2020遼寧國家公務員考試時政熱點:加強地
遼寧科技學院管理學院工業文化研究團隊
沈陽臥龍湖大遼文化冬捕節舉行“點燈儀
第八屆沈陽臥龍湖大遼文化冬捕節啟幕
沈陽臥龍湖大遼文化冬捕節開幕 人山人海
攝影愛好
“我家最美一瞬間”全國兒童攝影作品展
小米發布小米CC9 Pro手機:1億像素+DXO第一
《人生一串》首席攝影現身指導:華為
攝影展征集|SUSAS2019,用新舊影像與楊浦
受疫情影響,國內多部電視劇暫停拍攝
您當前的位置:主頁 > 經濟價值 > 文章
黃益平:新冠肺炎的經濟影響與政策應對
發布時間:2020-01-31 11:35  來源:網絡整理  編輯:巴林左旗新聞網小編  

  文/新浪財經意見領袖專欄作家 黃益平

  未來疫情發展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,因此政府在制定相應的宏觀經濟對策的時候可以考慮分步走,將來根據進展漸次推出。如果在兩周內疫情真的控制住了,那么只需采取一些短期的補助與減稅即可,如果疫情延續較長時間甚至不斷惡化,那就可能需要規模大、力度大的刺激措施。

黃益平:新冠肺炎的經濟影響與政策應對

  宏觀經濟政策是需求端的周期性調節工具,如果使用得當,可以燙平經濟波動,改善福利。但既然是周期性的調控手段,就既不宜過度使用,也不應長期依賴。支持可持續的經濟增長,需要靠供給側的結構性改革。但結構性改革往往是知易行難,世界各國概莫能外。但如果老是靠刺激,經濟也會出問題,就像人總是吃抗生素,肯定會影響身體健康。當然,一旦經濟面臨大的下行壓力,政府就應當盡快加大逆周期調控的力度,穩定經濟。而眼下,中國經濟就處于這樣的時刻。

  發自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,現在已經快速地蔓延到全國,海外不少國家也確認了病例。雖然世界衛生組織尚未將此列為全球突發性公共衛生緊急事件,而對中國而言,毫無疑問這已經成為一場公共衛生危機。

  根據現有醫學知識的判斷,與2003年的非典相比,這個病毒的致死率要低一些,但傳播性更強。這場疫情究竟會如何演變、多久才能得到控制?可能取決于如下三個因素:一是病毒傳播的速度和廣度;二是科學家何時能確定病原并形成有效的治療方案;三是公共衛生部門的工作效率。無論何種情形,現在看來,有較大概率是整個事件會持續到第二季度。

  現在還沒法分析新型肺炎會給經濟造成多大的影響,但如果參考之前我們對2003年“非典”影響的分析,可以大致明確其作用渠道。最重要的機制是擔心病毒傳染,自動或被動地限制人員流動:第一,服務需求減少;第二,生產、投資與出口中斷;第三,失業人口增加;第四, 財政與金融環境惡化。

  可以肯定的是,疫情拖得越久,經濟影響也就越大。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做了一個“初步的評估”,認為新型肺炎可能令中國的GDP減少1.2個百分點。作為對比,2003年“非典”期間,幾家大的國際投行將當年的GDP增長預測平均降低了0.5個百分點。當然,后來的結果是2003年的GDP增速比2002年還要快,但這并不改變“非典”沖擊經濟的事實。

  新型肺炎對經濟最直接的影響是出門減少,很多地方已經實施“隔離”措施,不少疫情嚴重的城市甚至直接“封城”,甚至有報道稱,一些地方把公路給挖斷了。不出門會影響消費,特別是服務品的消費,包括旅游、交通、娛樂、零售、餐飲等,加上現在適逢春節假期,影響就更大。根據美團等機構之前發布的《2020年春節假期旅游消費預測報告》,春節期間,全國酒店預訂需求較平日明顯增長,異地用戶占比較平時上漲16%,而文博館類景區門票銷量同比增長五成。現在這些恐怕都已經泡湯。許多企業為春節假期預先儲備了許多物資,這個打擊就可能是雙重的。

  人不能出門,生產、投資都會受影響,部分地區已經宣布春節假期后推遲開學,工廠、企業推遲節后開工也是大概率事件(編者注:國務院辦公廳已于今日凌晨發布關于延長2020年春節假期的通知),更何況全國兩億多的農民工,絕大部分現在都在老家歡度春節,估計大部分無法按原計劃回到就業的城市。香港已經宣布二月底之前暫停所有來往武漢的高鐵與航班,相信來華的外國旅客數量也會急劇減少,其中包括商務旅客,這就會影響出口與直接投資。企業經營受到沖擊,必定會影響到就業。2018年全國服務業的就業人數是3億6千萬人,即便只有5%的就業人員因此失去工作,那也有將近2千萬人。

  消費減少、部分經濟活動中斷、失業率提高以及GDP增長減速,這樣宏觀經濟形勢惡化就比較容易理解。一方面,經濟不好,財政收入勢必減少,但同時對財政補貼的要求反而增加,這些都會導致財政赤字增加、國家財政能力減弱。另一方面,金融機構的不良資產可能會大幅增加,而隨著經濟基數縮水,杠桿率反而會進一步上升,增加宏觀、微觀層面的金融風險。

  不巧的是,上面這些沖擊正好發生在一個比較敏感的時間點。2019年經濟增長明顯下滑,從一季度的6.4%回落到三季度的6.0%,普遍的預期是四季度可能會跌到6.0%以下,并且因此觸發了是否需要“保六”的爭論。所幸的是經濟在四季度穩住了,消費、投資與生產的環比增速還出現了小幅度回升。但如果受疫情影響,2020年一季度經濟增長的下行壓力再次加大,勢必會直接影響老百姓的生活與投資者的信心。因此,政府在努力控制疫情的同時,也應該考慮采取一些政策應對措施。

  相比較而言,宏觀政策的重頭戲應該放在財政政策方面。關于財政政策,先要想清楚三件事情。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1512006001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:0507213 備案號:蒙ICP備09003619號-3 內蒙古新聞網站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或鏡像 刪稿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版權所有
香港曾道二肖中特 上证指数十年走势图 体彩福建31选7开奖结果19210 股票配资平台官网 广西快乐双彩2019323期开奖 四川欢乐麻将血战到 场外配资找久联优配 吉林吉祥麻将 如何买卖白银 体彩排列7 吉林长春免费麻将